梦见你的夜晚总是让我燃烧沸腾,心潮不定,我的小洛丽塔。

这是一部充满戾气的电影

你来过一下子,我想念一辈子。

过度早熟的女主角,精虫上脑的怪蜀黍,从一开始就互相勾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–题记

邪恶地希望所有挡道的家伙通通消失——

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个至死难忘的定格,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解的蛊毒。

《洛丽塔》

从他在后院见到她的那一刻起,他便从此坠入他万劫不复的深渊。正在发育的少女趴在草地上,心不在焉地翻看着书本,喷灌绿地的水珠不停淋在她身上,打湿贴身的裙子。她顽皮地勾起脚尖,一边看书一边玩弄洒落的水珠。尔后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中抬起脸,冲他无邪地勾人一笑。

影片是由备受争议的小说改编完成

他便看进去了。此后的数年间,她堕落妖媚,抛离世俗,直至枯萎凋谢,他依然一意孤行地爱她,便是中了这媚入骨髓的蛊。

小说刚出版不久就被美国列为禁书

他见过她这一眼,便足够支撑他日后的所有绝望。

直到今天,在全美也很难买到这本书

他哪知道那时候的她,身子骨柔弱,眼神里尽是不安与叛逆,可体内已经布满了妖精必备的邪恶。在他日后想起的话语中,“她仿佛并不是一个成长中的少女,而是一个随时索命的小冤鬼。”她也许并没有看穿过他的念欲,她只知道她的天性就是勾引与诱惑,用自己鲜活水嫩、充满生命力的肉体俘虏这个她尚在好奇的世界。

毕竟,这是部“带色的书

电影从未出现一个情色镜头,却跟随着他的眼睛一遍遍打量在少女玲珑起伏的曲线上,也许是在他的眼里看来,她的至上蛊惑力不在她躺在床上的滚烫呻吟,不在她衣裳穿脱,而是青春得几乎要洋溢出胸膛的火焰般跳动的生命力,是她在唇齿间甜甜作响的糖果,是她离经叛道的不守规矩的成长。

影片分为两个版本

他们在一起不是没有有过快乐时光。
是她去夏令营之前转身飞扑跳上他怀里,双腿紧紧环绕在他腰间,给了他绵长意外的吻。
是她从营里出来,狼狈天真地拖着行李箱,抬眼欢快地叫“爸爸”。
是她跟着他的老爷车一起闯在公路上,她在后座拼命恶作剧。
是她趁着他洗澡时候按下按钮,让他在浴室里被烫得气急败坏。

分别是1962年黑白版本和1998年彩色版本

甚至是她对他萌生离意之时,手掌揉捏在他的大腿内侧,勾起天真妖媚眼神一点点往里摩挲,说“每周给我两块钱吧”。

相隔了36年,不同的拍摄手法和演员

他怎能不妥协,她是他的小妖女,她是他的索命小鬼。从那年他见到她的那一刻起,他便铁了心蒙上双眼,任她带他往悬崖峭壁走,不粉身碎骨无休止。

却都是经典之作

可是任他拱手河山任她欢,她也厌倦了。她的天生使命是征服,一生不停地寻找更有魅力的老男人征服。她瞒着他向别人示好,她瞒着他展示勾引,直到事情败露。他哭着扑上她的肉体“求求你告诉我是谁,求求你,求求你”,她只是不住呻吟,脸蛋写满享受与引诱,红唇与舌尖交缠,然后又格格地笑起来。

今天咱们聊聊98版

那一刻,她的残忍已然将他瓦解。

《Lolita》被国人译为《一树梨花压海棠》

镜头虚幻,时间一晃,数年过去。他在落魄无心的年月间追寻字迹找遍天涯都找不到他的洛丽塔,他的迷人妖童。最后却是一封残破的信无情地撕破他的幻象。

据说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这梗是苏东坡调侃好友张先之作

“亲爱的爸爸,我怀孕了,我们没有钱。你可以寄三四百给我们么,少点也可以”

张先在80岁时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,东坡就调侃道: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梨花指白头新郎,海棠指红妆新娘。之后,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成为老夫少妻的委婉说法。”

我已看不清楚他是否笑着哭了,他脸上每一道皱纹都写满了爱得至深的苍凉与无力。

老牛吃嫩草的现象如今比较普遍也基本能接受

最终他穿戴得体敲开她家的门,当年的迷人妖精如今像个吹涨鼓起的气球,苍白的脸上写满日常琐事堆积的抱怨,架起的粉红厚框眼镜笨拙地隐藏她的双眼。

80配18,已经不是新闻

他多么想哭啊,他把所有积蓄叠好放进信封,看她雀跃地想要伸手感谢。他推开她,颤颤巍巍跌落在破旧沙发上,“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,你再碰我我会死的我会死的”。他那么卑微那么低下让她跟他走,她还是依旧残忍拒绝。

毕竟有钱,有权都可以迫使年幼的小女子失身(自愿的除外)

他回到车上,泪眼中看到的还是当年的小女孩,一袭蓝衣,含着糖果手抱柱子百无聊赖。

这个却不是,这是小萝莉的主动诱惑

令人疯狂绝望的事实是,那么多年来他依然比不上那个仅仅与她一面之缘的男人。

只要是男的,十有八九都受不了

——“他是唯一让我着迷的男人”
——“那么我呢”

更别说这个人到中年还单身的亨伯特大叔

于是他疯狂地枪杀了他,一枪不够,再补一枪,再补一枪。血花中绽放的除了他的死亡,还有他的。

他本是大学里靠教授法文的老师,自从年幼时初恋女孩死后

他的车上泪流满面吻上她沾满血的发卡,我的洛丽塔,我用我整个生命燃烧着爱你,你怎么可以宁可不幸福都推开我。

心中总藏着一个温柔而猥亵的梦

恋童癖

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——

“在9岁和14岁年龄限内的一些处女,是山林女神般的存在,我想命名她们为‘小仙女’

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包藏着这个隐秘的欲望

直到遇到洛丽塔

这眼神你们感受下

亨伯特哪知道这个看起很清纯可口,身子骨柔弱的丫头

体内已经布满了妖精必备的邪恶

在夏令营跟朋友学会自慰,14岁就跟男同学发生了性关系

亨伯特后来就讲

“她仿佛并不是一个成长中的少女,而是一个随时索命的小冤鬼

是的即使是这样,他们也爱的轰轰烈烈

当洛丽塔去夏令营之前转身飞扑跳上他怀里

双腿紧紧环绕在他腰间,给了他绵长意外的吻

当她从营里出来,狼狈天真地拖着行李箱

抬眼欢快地叫“爸爸”

当她跟着他的老爷车一起闯在公路上

她在后座拼命恶作剧

当她趁着他洗澡时候按下按钮

让他在浴室里被烫得气急败坏

甚至是她对他萌生离意之时,手掌揉捏在他的大腿内侧

勾起天真妖媚眼神一点点往里摩挲,说“每周给我两块钱吧”

大叔怎能不妥协,毕竟她是他的小妖女,她是他的索命小鬼

影片导演是拍电视广告出身的美国导演艾德里安•莱恩

熟悉美国电影的影迷对艾德里安•莱恩的风格应该不会陌生

《爱你九周半》、《致命吸引力》《不道德的交易》等等都出自他的手笔

▲《爱你九周半》剧照

导演最大的特点就是情欲意味很浓,但深层思考不足

总是长久地纠缠于中上层资产阶级意乱情迷的男女两性关系

所以当年他放出口风来要重拍纳博科夫名著《洛丽塔》的时候

很多评论当即回应“将十分糟糕”

但莱恩不为所动,只不过拍竣之后做了重新剪辑

以符合美国严厉的反儿童色情法

尽管如此,该片还是在国内院线遇到红灯

虽然导演名头很亮,且片子有强大的演员阵容和成功的海外票房

但依然没有美国发行商愿意摸这块烫山芋

因为乱伦题材在美国社会可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

除了他——

卓别林

在好莱坞电影史中,卓别林是最出名的一位恋童癖者

他一生结过4次婚,其中3次是和17岁豆蔻年华的姑娘或更妙龄的少女结合

而婚姻之外的卓别林更是乐此不疲

他不停在工作之余猎取14岁左右的小女孩儿

对此,卓别林曾如是说:“人生最美好的形态是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。”

某种意义上美国俄裔作家纳博科夫是卓别林的信徒

而他作品《洛丽塔》中的主人公与卓别林的第二任妻子同名——

后者在其14岁时,在蒸汽浴室的瓷砖地板上失贞于卓别林

扯得有点远了

我们接着说《洛丽塔》,影片有着诸多看点

扮演亨伯特教授的杰瑞•米艾恩斯的演技自不待言

扮演洛丽塔的15岁少女多米妮科•斯万

更是从250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当时的她还是一名中学生

之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

她出场时沐浴着阳光和洒水器喷射出的水滴

趴在草坪上读明星画报的玲珑身段可谓惊艳

后来她还曾在吴宇森的《变脸》中扮演约翰•屈伏塔的女儿——

那是另一个“洛丽塔”式形象

借用开场大叔的一句台词来结束今天的聊天——

“洛丽塔,我生命之光,我欲念之火

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。洛丽塔

舌尖向上,分三步,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

洛,丽,塔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